去南极洲的中国游客大多数人喜欢在60岁或70岁以后拍摄企鹅

去南极洲的中国游客大多数人喜欢在60岁或70岁以后拍摄企鹅
中国南极游客:大多数人喜欢在60或70年后拍摄企鹅|陈可辛摄影|尼克·亚特兰蒂斯(Nick Atlantis)从美洲大陆最南端的乌斯怀亚镇出发,穿越滔天的魔鬼西风带和德雷克海峡10天9夜到达南极大陆。这是一艘国际探险船,有来自世界各地的130名游客,97人,包括餐厅、客舱服务人员、船长和机轮船员,以及21名探险家。他们中有十几个来自中国大陆。墙上有中英两种语言的标志。西方早餐有粥,中餐和晚餐有馄饨和饺子。一个看起来像领导的外国男子说,厨师正在尝试做一些中国食物,因为从下一次航行开始,这艘船将作为中国租船在六个月的旅游季节航行到南极。根据国际南极旅行社协会的数据,2008年中国游客不到100人,2018年达到8200人。在短短十年间,中国已经成为南极旅游的第二大客源国。由于语言、距离等原因,中国是唯一一批租船的游客。船上的一些中国工人在中国做珠宝设计师,一些人在加利福尼亚做电影,每年来南极工作一段时间。其他人在工作时来这里学习研究生入学考试。一些人还计划存足够的钱申请外国学校继续他们的学业。为了娱乐、金钱或梦想,每个人来到南极洲都有自己的故事。尼克毕业后在文化部工作了不到八个月,辞去了导游一职。他偶然来到南极,现在是探险队的一员。在南极登陆之前,游客需要换船充电。Expeditors将驾驶充电船在冰川间巡航,提前在着陆点的安全区域边缘放置小红旗,穿着顶级防水裤踩在大腿深处的冰水上,帮助游客下船,并提醒每个人在返回大船前清理消毒后的鞋底。尼克今天喜欢他的工作和生活。10月26日,在亚特兰蒂斯探险队今年的第一次航行中,他与我们谈论了远离人群的快乐和孤独,以及中国游客在南极洲快速增长背后的故事。以下是尼克的口述:在登陆天堂湾之前,探险家们正在测试水。这是我第11次去南极。起初,我是中国南极旅行团的领队。后来,我成为南极探险队的一员,现在我为丹麦南极和北极探险队工作。我日常工作的内容是为游客安排一天的旅行。例如,你必须准备在8点钟着陆,我们必须在7点钟在下面的更衣室准备。首先,将举行一次会议。组长将安排每个分工,如今天谁负责入口,谁驾驶充电船,谁在登陆岸(接游客),谁去山上,等等。探险队都穿制服和靴子,他们只需要穿一条秋装和裤子。他们不需要羊毛或羽绒服,因为着陆时四处走动会很热。当游客出发时,我们已经探索了探索的方法。例如,当着陆时有雪,我们会发现该走哪条路,不该走哪条路。我们将首先挖掘道路。因为南极洲有许多地方不能行走,悬崖可能就在它旁边,但是雪被覆盖了,看不见,所以有必要找到它们。具体来说,你应该事先坚持使用杆子。如果杆子完全空了,你就不能走了。它可能是悬崖或深雪坑。松软的雪也可能造成危险。最大的体力消耗是着陆时走山路,你遇到的人年纪大了,需要帮助。从离开船去探索道路,等待客人着陆,到完成着陆并准备返回船上,至少需要三个小时,如果长的话需要四个小时,但不超过五个小时。南极有一条规定,大型船只不能在某个地方停留超过5小时。探险者驾着冲锋艇在冰川间巡游。这张照片来自尼克的探险公司官方网站,该公司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登陆。当他回来时,天突然变得多云,暴风雪爆发了。天气非常冷。在15分钟内,温度从零下3度变化到零下17度。我们有温度计
我们仍然需要做的是帮助游客在出发前和返回后在门口清洗和消毒鞋底。十月份的鞋底基本上是干净的,也就是说,除了雪,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点点泥。然而,到11月和12月,土地将暴露得更多,企鹅粪便和其他东西可能会被踩到,所以必须清洗干净。一个是防止船上的细菌被带到企鹅身上,另一个是在返回南极时不要把细菌带回来。最后一次着陆后,探险者们还举办了一个靴子派对(boots party),这个派对被称为非常漂亮。事实上,他们去洗靴子,把它们翻过来看。每双都是干净的,为了方便下一批客人,把它们放入设备商店。在没有着陆的那一天,探险队的成员将讨论每天的讲座和翻译安排,如何区分不同种类的海豹和企鹅,如何区分北极和南极的植物,如何区分不同年龄的岩层.会有几个翻译。我有一个关于南极洲生态保护的讲座。南极洲的每个月都不一样。雪和企鹅的变化程度不同。十月,到处都是雪。企鹅刚刚开始移动。成千上万只企鹅朝同一个方向前进。到11月底,企鹅走过的土地开始暴露出来。从11月到1月,大量企鹅聚集在那里交换毛发、交配和孵蛋。企鹅蛋不能在雪或冰川上出生。它们必须出生在陆地上,否则无法孵化。到了一月份,当一些地方没有雪的时候,因为企鹅的羽毛是粉红色的,所以变成了粉红色的斑点。到二月,小企鹅将会出来。三月份,企鹅又开始蜕皮,将夏季羊毛变成冬季羊毛。南极将很快进入严冬,旅游季节也将结束。去年圣诞节登陆南极浮冰时,我们拍摄了这只金企鹅刚刚游出水面的照片。我第一次去南极是在2016年底。出发前的各种担心。我多买了一份意外保险,准备了很多东西。在船上的10天里,我带了背心和充电夹克,以及2件羽绒服、5条或6条裤子和许多药物。后来,我去了南极,却发现天气不那么冷,我带来的所有东西都没用。登上船后,一路上阳光明媚,但是风浪很大。穿过德雷克海峡后,第一座冰山出现了。船长通知每个人到甲板上去看看。有些人呕吐了,跑出去看冰山。那时,我发现它真的很美,真的很美很美。虽然我读了这么多书,但我真的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那种美。那一刻,我知道震撼灵魂是什么意思。在我去南极之前,我也看到了冰川和冰山,但我仍然会感叹世界的最南端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地方。为什么?这与来之前的期望有关。心情完全不同。南极洲的空气渗透性也不同。至少在我心里,我会认为南极洲是独一无二的,不是每个人都能来。我第一次在长城站着陆。当时天气不是很好,但是长城站非常友好。里面的工作人员出来接待我们并和我们合影。站长出来和我握手。每个人都在聊天。在南极洲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我感到很自在。南极洲的企鹅和动物园里的非常不同。2月17日,我在南乔治亚岛观看帝企鹅。帝企鹅比其他企鹅更大,更害怕人类。那时没有雪。我坐在光秃秃的土地上。它会完全走在我身边。它的嘴啄我的衣服,它的眼睛一直看着我。实际上企鹅和人类一样,有强烈的好奇心。我猜它的脑子一定也在想,这是什么?我试着和他们交流。我说,小家伙,你冷吗?你为什么这么高?你看起来不错。有一次,一只企鹅一直站在我面前,但没有离开。我讲了很久。作为探险队的成员,如果船上的客人因为某些事情没有下来,我们会在岸上等很长时间而感到无聊。着陆时,一些游客会自己找到一个角落,静静地坐着欣赏风景和企鹅,其他人会站在海边,茫然地凝视着大海,还有拿着长枪和短枪的爱鸟者。
南极洲的唐恬湾是一个罕见的好天气3每年南极游客的总数超过5万。一半的中国游客来自广东,其余的一半可能来自上海,其余的来自中国其他地方。东北部越来越少,西北部越来越少。甘肃、新疆、青海和宁夏的总数不超过10个。大多数中国游客在60和70年代,他们通常相当富有。他们是第一代财富积累者。像这艘洋船一样,那天只为你开了一张“福利彩票”(注:游客可以预先捐赠任何金额、手绘路线图、船长和探险队员签名的旗帜等)。将被随机选择并给予捐赠者)。然而,如果中国船只被租用,它将被直接拍卖,因为外国船只不能卖几美元,也没有人会买它。中国人总是认为我到目前为止必须带回一些东西。探险队队长绘制的海图在最昂贵的时候花费了15,000美元(约100,000元人民币)。他(买方)住在五楼,这还不是最贵房间的楼层。大多数来南极的中国游客都带着装满相机的袋子,或者一个装满摄影设备的手提箱。许多都是这样的。他们最关心的是我想拍照。这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不是。摄影组的旅游费用不便宜。正常的旅游费用可能超过7万英镑。他们的摄影小组至少有10万人。如果飞机选择商务舱或飞机上更好的房间,可以达到30,000到400,000。中国还将在元宵节期间安排适合中国人的特殊活动,如聚会、KTV、饺子或饺子。另一个不同之处是,中国船只在岛上从不作弊。它曾经是捕鲸站和废弃的科学研究站。有许多感人的故事。然而,在这个骗人的岛上看不到所谓的南极风光,这里没有企鹅,只有温泉,而且水还是冷的。所以中国人不感兴趣。他们认为来这里是浪费我们的时间。他们不关心历史。他们感兴趣的是能够拍摄企鹅。整个南极和中国的历史太短了。中国直到1984年才开始建立第一个科学研究站,第一个南极科学研究站是在1904年建立的。南乔治亚岛帝企鹅栖息地。外国人当然也想看野生动物,但是外国人会更加关注一些历史和自然的事情。这与我们的生活环境和教育有很大关系。在每年的南极游客中,美国人总是超过30%,而我们不到其中的一半。在中国游客中,有许多人来到南极洲拍摄婚纱。有时候一艘船可以遇见7到8对穿着婚纱的夫妇。一些人来求婚,另一些人说我们已经结婚一辈子了,很难来到南极。我们必须再拍一张照片。最小的20多岁,最大的50多岁。有些人也选择在结婚纪念日去南极。着陆时,穿上婚纱并拍照。其他游客看到后会过来帮忙。有一次,我看见一个男人每天都拍照。喝酒时,我问他是谁。他说那是他已故的妻子。当时,他的妻子不到半年前死于癌症,他们一年前进行了南极之旅。妻子一生都很忙,也是政府部门的一员。出国不方便。他们计划退休后回来玩,但他们没想到会发现癌症。这种疾病发展很快,最终没有传染。我还遇到了一位患有晚期胰腺癌或胃癌的老太太,然后报名来到南极。她说她想在离开之前看到世界的尽头,那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在南极船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相对较高,因为船上的生活相对封闭,没有什么东西能诱惑你,而你都是为了共同的南极梦。当然,有些人只是来南极交朋友,或者寻找新的商业伙伴。他们真的很成功。其中一个是房地产开发商,正在犹豫是否要进入一个新的地方。他在船上遇到了一个风险投资家。风险资本家对这个项目很乐观,下了船(看到了他们),开始合作(知道开始)。也有一些活动和论坛直接进行
南极洲最合适的游轮乘客不超过200人,因为南极洲有一项规定,每次登陆时岸上乘客人数不得超过100人。你认为,到达一个着陆点,如果是500人,下降到100人回到100人,下降到100人回到100人.多少个小时过去了,一天能降落几个点,甚至连船都下不了几次,去南极?在过去的几年里,如此低的价格很快摧毁了中国在南极洲的旅游业。但这一趋势将会过去。今年是许多中国船只被包租的最后一年。明年,将会有很大的变化。中国旅游业也将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否则,将没有办法继续这项工作。我看到水面上有更多的冰,我想看看水底的冰。它拍摄于南极半岛的卡尔弗湾。获得硕士学位后,我于2015年1月正式进入文化部,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宣传的翻译工作。结果,我在六月辞职了。那时,大多数人都不明白,毕竟这是一份非常稳定的工作,我不是出生在富裕的第二代或政府的第二代家庭。我母亲是文盲。但是我不认为我的家庭背景不好。我父母从小就给了我一个正确的生活观念。每次我回去工作,我妈妈都不会问我今年你赚了多少钱,存了多少钱,花了多少钱。相反,你对你目前的工作满意吗?这也是我父亲从小教给我的。不管怎样,你应该做你喜欢的事。我一直没有太多兴趣。我上大学时,想玩《魔兽世界》,但我发现我的智商不够,其他人都开始升级。我还在我的位置上,其他人的电脑都在喊“恭喜”。我在电脑里喊着“双重谋杀”,关键是杀死我的人是我自己。我喜欢船上的时光。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南极的船上度过。我可以看书和写一些东西。我还在电脑上画画。有时我会思考今年我做了什么样的工作,并为自己做一个总结。在北极和南极工作的过程中,我不断了解大自然,对地球有了更好的了解。事实上,我们最初的样子是一样的,透明的,纯净的。在冰川上,当温度非常低时,看到企鹅生活得很好,但是长时间暴露在这种环境下会导致我们的死亡,我意识到人类非常渺小和脆弱。去过北极和南极的人会有一种感觉,他们越来越喜欢人少的地方。来这里一两次后,他们会越来越爱他们。与社会相比,这里船上的工作太简单了。没有那么多风暴,那么多人的心是复杂的,它是一个远离人群的地方。我们在这里的生活和工作更加纯洁。我们用心生活,而不是为了兴趣。例如,在北京,人们今天上班时可能会喝星巴克,如果你喝点咖啡,你会听到(讨论)那些话,但是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我今天没有洗头发,对吗?有什么可讨论的?你穿什么?它也很随意。都是制服,没什么区别。在南极洲的南乔治亚岛,尼克告诉他的客人不要离企鹅太近,否则会不小心掉到地上。探险队中有许多令人敬畏的人,许多人的经历令人羡慕。探险队员之一,一名香港中国人,滑向南极。还有一个人的梦想是攀登欧洲阿尔卑斯山的所有山峰,然后他完成了。一些探险家有他们原来的工作。他们可能认为我想去南极学习一些东西,体验生活。有些人会签署几项航行协议,然后回去继续他们最初的生活。在探险中有几个朋友并不容易。我和你可能刚刚认识就离开了,或者你已经离开了,或者我已经离开了,当我回来的时候,你可能不会再在这里了。因为机动性太强,它仍然是不同的国家,而且离开飞船后再次相遇的概率很低。我不是一个非常喜欢喝酒的人,但是为什么我每天都在船上喝酒,因为我很无聊,为什么我不喝酒呢?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减压方式。有些人选择在船上去健身房,有些人选择聊天,有些人选择和一个女孩在一起。事实上,你在船上不能活太久。船上的生命是一个封闭的系统,特别是像北极和南极,它们相距很远
我会继续做与旅游和翻译相关的工作,但我会每年至少去探险队一次,至少去南极和北极一次,这样我就不会忘记我的初衷。吸引我在这里工作的不是探险队付给我多少钱,而是每个人一起工作的环境和在船上的生活。我喜欢远离人类,没有太多的干扰,就像你对我的观察一样,我看到的手机比别人少。我真的很喜欢这里。我去过七大洲和四大洋。我从未去过任何旅游目的地。我想走后再走。我每年夏天都想来这里,每年冬天都想去北极。对我来说,北极和南极有点像回家。我比北京更了解他们。我的家人还没有去过南极。我想将来带他们去看。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ocgps.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